首页
    走进工委
    工作动态
    组工在线
    宣传之窗
    党风廉政
    工会视窗
    青年园地
    机关女性
    经验交流
    理论辅导
    专题专栏
像“孩子”一样学习

早在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时,我就有一个困惑。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思想高远、内容精深,可谓微言大义,怎么样才能学的懂、学的通?带着这个困扰,以至于学习总是停留在皮毛,既做不到“口能言之”,也做不到“身能行之”。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知道从哪里入手了——像“孩子”一样学习。

孩子充满了好奇和困惑,所以凡事都喜欢问为什么。他们的“为什么”可以毫无逻辑,甚至天真可笑,但每一个为什么都蕴含着满满的求知欲。歌德说过,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阅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的过程,实际上也是在聆听总书记的教诲。在这样一位理论大家面前,我不就是一个充满困惑的孩子吗?既然这样,何不遵循“孩子”的天性。

为什么要用这个典故

习近平总书记善于用典,精于用典。在《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中,广泛采撷中国传统经典名句,巧加点化,这些典故与其大众化的语言配合使用,与文意相得益彰。

习近平总书记在《继续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引用了“备豫不虞,为国常道”的典故。吴兢在《贞观政要·直谏》中记载,蜀王妃之父杨誉,在宫禁之中调戏宫女,被都官郎中薛仁方秉公执法,下狱定罪。杨誉之子状告薛仁方刻意刁难。李世民大发雷霆:“知是我亲戚,故作如此艰难。”即令杖仁方一百,解所任官。魏征向唐太宗进言,薛仁方是因为职责所在,同时也是按照国家法令行事,才关押杨誉,不分青红皂白就责罚他,会被天下臣民认为陛下是偏袒自己的亲戚,这个口子一开,以后皇亲国戚就会更加骄纵不法。“备豫不虞,为国常道,岂可以水未横流,便欲自毁堤防?”因此后世也将“备豫不虞,为国常道”引申为凡事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之意。习近平总书记以这个典故强调“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忧患”,用典恰到好处。

事实上,“备豫不虞”一词,最初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左传·文公六年》记载,成语“三思而行”的主人公、鲁国正卿季文子将要出使晋国,出发前向人请教遇到丧礼时所行之礼。旁人不解。文子曰:“备豫不虞,古之善教也。求而无之,实难,过求何害?”凡事提前做好防范,这是自古以来的好想法;如果我们现在做好了准备,却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那也没有关系。但万一出现了那样的情况,我们临时去请教,这就很困难了。我们现在多想一步有什么危害呢?《左传·成公九年》记载,楚国进攻国,连破三城攻灭都是因为国城池破败、没有防备的缘故。君子曰:“恃陋而不备,罪之大者也;备豫不虞,善之大者也。”凭仗简陋而不加防备,这是罪中的大罪。防备意外之事,这是善中的大善。从典故的出处和文义可以看出,不管是“备豫不虞,古之善教”还是“备豫不虞,善之大者”都能够表达居安思危之意,但总书记为什么选用了“备豫不虞,为国常道”?

典故的后半句是“为国常道”,意思是“这是治理国家的基本原则”。这种表述方式,让我想起了《墨子·七患》中的一段话:“夫桀无待汤之备,故放;纣无待武之备,故杀。桀纣贵为天子,富有天下,然而皆灭亡于百里之君者,何也?有富贵而不为备也。故备者,国之重也。”即防备是国家最重要的事情。如果说“备豫不虞”是说应当具备居安思危的意识,那么“为国常道”则是说整个国家应当要做好准备,有所防备,这必须要有切实可行的举措,不再只是停留在意识层面。或许正是如此,习近平总书记才会在接下来的论述中指出:“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我们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

“备豫不虞,古之善教”和“备豫不虞,善之大者”虽有居安思危之意,但差之远矣,由此可见习近平总书记用典自然挥洒,妙用天成。

为什么要用这个表述

习近平总书记对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工作有一段论述,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要按照党中央关于人大工作的要求,围绕地方党委贯彻落实党中央大政方针的决策部署,结合地方实际,创造性地做好立法、监督等工作,更好助力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攻坚任务。根据文意,创造是把以前没有的事物给产生出或者造出来。总书记为什么提出要创造性地做好立法工作?

这或许要从地方立法的作用说起。地方立法有三大功能。一是实施性功能,要保障国家法律法规在本行政区域的遵守和执行,解决好法治通达群众、通达基层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二是补充性功能,要围绕地方事务的个性特点,聚焦解决本地区实际问题,为地方事务实现依法治理提供法治保障。三是探索性功能,要直面改革发展中的难题,先行先试为国家立法探路。从这三个功能可以归结出两个关键词,特色创制。

特色是地方立法的灵魂地方立法的根本着眼点是从本地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出发,因地制宜解决地方实际问题。脱离了地方实际,不解决实际问题,地方立法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由于各地地域环境、人口数量、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各不相同,这就决定了解决问题的思路方法可能会有所不同。通过立法,用符合当地实际的思路解决本地特有的问题,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

创制是地方立法的动力近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很多情况和问题在国家法律、行政法规中找不到现成的解决方案,这就要求我们开展创制性立法。加强创制性立法,一方面可以及时有效地解决改革发展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更好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另一方面可以积极发挥立法“试验田”作用,为国家立法提供地方经验。

正是因为地方立法对于特色和创制的追求和期待,决定了我们立法工作者必须要创造性地做好地方立法工作。习近平总书记的阐述精准地命中了地方立法的靶心,标定了地方立法工作的方向,为地方立法工作提供了遵循。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内容精深,集中展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充分体现了我们党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的智慧方案,是全面系统反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权威著作。对第三卷的学习,“愈往而不知其所穷”,偶有所获,但也仍不过是学途漫漫的孩子。

  (作者系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备案审查处 张豪

主办:中共江西省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 投稿邮箱:jxjgdjw@163.com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卧龙路999号 邮编:330036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003号      赣ICP备060037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