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进工委
    工作动态
    组工在线
    宣传之窗
    党风廉政
    工会视窗
    青年园地
    机关女性
    经验交流
    理论辅导
    专题专栏
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根据会议方案,这次学习研讨会的主题是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之前,泉水给我命题,要我跟大家汇报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按照泉水同志的要求,我结合最近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的情况,联系当前经济形势和江西实际,谈一点个人的思考,不一定正确,不对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的初步心得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全面系统呈现了党的十九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带领党和人民推进新时代治国理政伟大实践中所作出的重大理论创造、重大战略部署、重大思想引领,集中反映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最新发展成果,是高扬新时代中国共产党思想旗帜,进一步学好用好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权威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提出许多具有原创性、时代性、指导性的重大思想观点,特别是再次强调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要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经济工作的主线,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为我们做好经济工作,搞好经济研究指明了努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二、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点粗浅认识

对于我们来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是一个非常熟悉的词汇了,自从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出以来,已经5年了。我们今天还要讲它、研究它,原因就在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极端重要,它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国家全部经济工作的主线。20162月的政治局会议研究“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时,中央就已经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定位到了经济工作的主线,在十九大上进一步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经济工作的主线,最近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有了个新的提法“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战略方向”。所以,做好江西的经济工作、服务好省委经济决策,必须学懂弄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搞懂是难以履职尽责的。

那什么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呢?为什么要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呢?我想,可以用两句话来解释:一是供给很重要,二是现在的供给有问题。

为什么说供给很重要?人们的经济行为,简单地说就是买卖,对应的,经济学研究的核心问题就是供给与需求问题。当代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森在自己的著作《经济学》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只要教给一只鹦鹉两个单词供给和需求,它们就会成为经济学家”。他用夸张的语言说明了供给和需求在经济学中的重要性。那么什么是供给?什么是需求?在经济学上,需求核心就是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和国外需求,也就是我们之前常说的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供给指的是土地、劳动力、资本、资源、技术等生产要素的有效供给和利用。

对供给与需求的关系,经济学界也有个逐步深化的过程。早在18世纪,法国经济学家萨伊提出了著名的“萨伊定律”,指出“供给决定需求,供给可以创造自己的需求”。“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库兹涅茨等都更加强调供给和生产的主导关系。

但是20世纪二三十年度的经济大萧条之后,凯恩斯的“需求决定供给”、以总需求管理为主的宏观经济学主导了经济学,成为各国政府进行经济决策的主要理论依据。进入70年代,西方经济发展长期滞胀,凯恩斯主义不能解决当时的危机,主张刺激供给、降低税率、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的供给学派在经济学领域逐渐成为主流学派,并帮助美国经济实现有史以来最长时间的稳定增长。经过一次次正反经验教训,现在经济学界普遍认为,经济长期持续的发展,动力来自于供给端的革命性突破,而绝非现有经济结构下的总需求管理,供给在与需求的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

从实际生活来看,也是如此。举例来说,在乔布斯创造智能手机——苹果手机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是零,如今它每年销售2600亿美元,市值2.18万亿美元,在世界各国gdp中排第7位。如今每天离不开微信、新浪微博的中国人,他们在两年前对新浪微博或腾讯微信的需求也是不存在的。文化产业更是如此,小说《哈利·波特》、电影泰坦尼克号在作者创作出来之前,这个世界对它的需求根本不存在,但是被创作并宣传之后,需求自然产生。再如,在汽车发明之前,人们也希望“跑得快”,但这种需求并不能创造具体的供给,但是只有当德国人发明出世界上第一辆汽车的时候,汽车才创造了自身的需求;在天空飞翔是人们千年的梦想,但是在莱特兄弟发明飞机之前,人们只能通过嫦娥奔月这样的神话来幻想飞翔。只有当技术不断发展,不断创造出某一种“新供给”时,这种“新供给”对应的对某项产品的支付意愿才是经济学意义上的“新需求”。在一个人们都不穿鞋子的部落,应当说是存在着巨大的对鞋子的潜在心理需求,但是为什么多年都没有创造出鞋子的供给?是因为当地的技术落后,没有生产出鞋子的可能性,所以潜在的心理需求无法创造出鞋子的供给。当制鞋公司把鞋子运到这个没人穿鞋的部落时,鞋子的现实供给就会创造出对鞋子现实的需求。因此,抽象的欲望不能创造满足自身的供给,而现实的供给却能创造实实在在的需求。

我们共产党人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认为供给决定需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2卷里明确指出,生产决定消费,生产力水平决定消费水平和消费需要的满足程度,生产发展的方向决定着消费发展的方向。习近平总书记也指出,供给和需求是市场经济内在关系的两个基本方面,是既对立又统一的辩证关系,没有供给,需求就无法满足,新的供给可以创造新的需求。

以上解释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供给”二字,下面我从当前我们的供给有问题这个角度,来说“结构性改革”这五个字。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生产力大幅提升,具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制造能力,220多种主要工农业产品生产能力稳居世界第一位。这次新冠疫情爆发,中国口罩和医疗产品转产速度快、生产数量大,大量出口海外,成为世界对抗疫情的“兵工厂”,又一次让世界见识到我国供给能力的强大。但另一方面,我国的供给结构却有很大的问题。一方面低质供给大量过剩,钢铁煤炭有色等行业和产业产能严重过剩。另一方面优质供给不足。当前,我国经济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经济发展已经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我国已培养出4亿中产阶级,他们对产品的质量、品质等有着更高的要求,而我国目前的大量产业不能满足新的消费群体需要,导致我国一些有大量购买力支撑的消费需求在国内得不到有效供给,消费者将大把钞票花费在出境购物、“海淘”购物上。中国人对手机需求量很大,但美国苹果手机在中国却甚是走俏。中国早有生产电饭煲、马桶等生活用品的能力,但中国人却不吝重金购买日本品牌。再如,我国大量关键装备、核心技术、高端产品还依赖进口,国内庞大的市场没有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我国每年集成电路进口超过2500亿美元前两年发生的“中兴事件”,更让我们切身感受到芯片等关键核心技术被人卡脖子的痛苦。所以,我国的供给不是总量不行,全部不行的问题,而是结构性不行,有的领域供给能力强、竞争力强,有的领域供给能力弱、供给水平低。解决这些结构性问题,必须推进结构性改革。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深切地体会到,开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深厚的经济学理论基础,把准了中国经济的脉搏,是我们党对症下药,为中国经济开出的有效“药方”,这个决策是正确的,是切合中国经济实际、符合经济发展规律,我们必须结合江西实际认真加以贯彻落实。

三、对江西如何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点认识

结合江西实际,我认为我们省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可以从以下四方面着力。

一是加大优质供给。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提高有效供给能力,通过创造新供给、提高供给质量,扩大消费需求”。对我们江西这种欠发达的省份,面临着既要做大经济总量,又要提升发展质量的双重任务,这是我们的最大省情实际。立足这个省情实际,如何实现鱼和熊掌同时兼得,既做大我省经济总量、又提高经济质量效益,我认为加大优质供给是最大公约数。例如,我们可以大力发展航空产业。最近参加刘大响院士主持的江西航空产业高质量发展座谈会,据刘院士介绍,我国14亿人口中,有12亿多人没有坐过一次飞机。美国拥有飞机33万架,而我国只有2702架,而且大多是从国外买的,飞机国产化率较低。江西航空产业有良好的基础,新中国制造的第一架飞机就诞生在江西,江西也是全国唯一一个有直升机螺旋翼、固定翼研发和制造的省份,发展航空产业潜力巨大、大有可为。再如,我们可以大力发展新基建。我认为,新基建不仅是应对疫情和经济下行的临时性政策手段,更是关系国运的战略举措。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搞新基建,美国大放水,拼命降息印钞票,谁对谁错,我相信历史将会给出最终的答案。5G改变了一切。我们要在新基建上赶上趟,按照刘奇书记所说,像抢高速公路、高铁一样抢5G等新基建,让5G等新基建助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经济新动能展翅高飞。又如,我们可以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当前,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各种科技创新层出不穷,但我认为,主线是明确的,那就是以信息技术为中心。摩尔定律(芯片的运算速度每18-24个月翻一番)下,整个世界、各行各业都正在重新洗牌。我们曾经熟悉的随身听、数码相机、便携摄像机、DVD的播放机、电子词典,等等,通通都消失了,都进到手机里面去,都被手机芯片所代替了。这种替代还在发生,更多的产品将被芯片取代,将消失。我认为,即使未来的几十年,科技革命恐怕还是以信息技术为主线,我们还看不到有其他技术能够代替信息技术。这次新冠疫情,更让我们深刻感受到信息技术和数字经济的巨大生命力。我们要顺应时代趋势,抢抓机遇、乘势而上,做强做大VR、移动物联网、5G、北斗应用等先发优势数字产业,努力把我省建设成为全国数字经济发展新高地。

二是破除低效供给。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减少低端供给和无效供给,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为经济发展留出新空间”。这些年,我们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占据大量厂房、土地等资源却不产生效益的“僵尸企业”,不少钢铁、煤炭、有色等领域的企业生产效率低、效益差,它们占用大量资金、土地等宝贵资源,却不产生经济效益。这些企业在技术上已经死亡,但身上却还插着很多“输血管”“输液管”,占用了大量的土地、资本、能源、劳动力等资源,导致资源无法向收益更高的部门流动,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占我省工业增加值比重近70%的传统产业,占用了90%左右的工业用地和劳动力。必须实事求是采取有效措施,对这些低效供给、“僵尸企业”实行“安乐死”,让土地、劳动力、资金等生产要素从中游离出来,转移到更先进的生产中去。

三是解除制度供给约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快制度创新,增加制度供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个新事物,对于如何推进,我们一直在摸索探索。最开始我们将改革的途径定义为“三去一降一补”,个别地区、个别部门采取下指标、分任务的行政手段推动目标任务落实,导致钢价、煤价等暴涨,引起学界和社会的质疑。后来,中央提出要更多运用改革的办法、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解除要素供给抑制,释放供给潜力。

例如,我们近年来提出的优化营商环境改革,就是为了放松行政性供给约束,降低市场准入、资格认证、项目审批等行政性约束,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于微观事务的管理与干预,让要素能够自由进入有效供给不足的领域,增加有效供给,提高供给效率。再如,我们近期铺开的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意义非常重大。因为经济增长的源泉来自劳动力、土地和资本等要素投入。过去四十年,我们廉价劳动力、低成本土地、丰富的储蓄资本,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了巨大的经济增长动力。但是,我国的要素供给仍存在诸多制度性问题,比如城市的土地已经市场化,但农村的土地仍处于半市场化或完全非市场化状态,农村“三块地”里即使是十八届三中全会说要改革的宅基地、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目前还是不允许市场化交易、自由买卖。因此,为了保持长期的可持续增长,有必要进一步改革生产要素的供给体系。比如,深化土地产权和流转制度改革,以降低土地和自然资源成本;改革计划生育政策、户籍制度和教育制度,以保持人才和劳动力的供给优势;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降低资本供给成本,提高资本供给效率。

四是强化创新供给。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优质供给归根到底来源于创新,经济增长的过程是新供给不断创造新需求的过程。没有创新,就没有新供给,也就难成新动能。大到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兴盛(如美国、深圳的持久繁荣),小到一个企业、公司的发展(如美国五大科技巨头FAANG,即FacebookAmazonAppleNetflixGoogle的长足发展),都说明创新带来繁荣,持久创新带来持久繁荣。我之前做过研究,江西科技创新的基础的确比较薄弱。但有志者事竟成,深圳40多年前的科技基础比我们现在差多了,可现在却成为“东方硅谷”,一座世界级的“创新之城”。所以,我们要站在“国之大者”的高度来深刻认识创新的重要性,像任正非一样,30多年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滴水穿石,久久为功,必成大器。

   (作者系省委政研室 省委改革办经济处 吴林)

 

主办:中共江西省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 投稿邮箱:jxjgdjw@163.com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卧龙路999号 邮编:330036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003号      赣ICP备06003725号